北京近六成小学生近视 部分十余岁孩子不会洗澡 (2)

  • 时间:
  • 浏览:46

  “单双杠危险体育课只玩游戏”

  10岁的小奇(化名),在史家小学读四年级。他称学校有很多的限制。课间休息,老师不许他们打闹,不建议进行猛烈的活动,“就是让我们聊聊天、上厕所、喝水。”所以,课间的时候,小奇只能进行一些扔绒毛包、跳绳之类的简单活动。

  单双杠危险“不能去玩”

  小奇说,学校有足球场、篮球场,都是塑胶跑道。但是,体育课上一般只玩游戏,小奇说,只有表现好,体育老师才让他们去打篮球。而单双杠更是有老师的特别交代“不能去玩”,因为那很危险,除非有老师看护。平时,单双杠附近也有老师照看。

  每天,小奇的班里会有一个小队负责打扫卫生。拖地、擦窗台、扫地等,12个同学负责的卫生区域只有教室里的过道。教室窗户、校园里的草坪、操场等区域,学校都聘请了保洁员来完成。

  作业占据课余时间

  放学后,小奇乘坐学校班车回家。小奇说,即使从校门口到车站的距离很近,妈妈仍会对她千叮咛万嘱咐;班车上,有负责维护秩序的看护阿姨,她不让孩子们说话;班车开到自家小区门口,小奇的妈妈一定会站在车站迎接。但小奇说,放学时间,校门口总是挤着很多自行车、电动车、小汽车,不少接孩子的家长都互相认识了。

  回到家,保姆已经做好饭,只等他吃。小奇的饭后时间基本被学校的作业、课外习题占据,“我没有时间玩。”家务事他也不用做,衣服都由妈妈来洗。

  学校活动家长“陪游”

  学校每年都有春游和秋游,届时,学校都会给家长发通知,详细介绍安全事项。

  每次和学校出游,总会有同学的家长志愿陪着,这总让孩子们玩得不那么尽兴。小奇的妈妈说,儿子的学校课外活动一般都配有一定的主题,不是单纯去玩儿的,但孩子总是很知足,因为有时会听说,有些学校根本没有外出游玩的活动。

  对小奇的生活,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认为,现如今进入了精细化喂养的时代,父母对孩子的一切设计得很周密,吃什么穿什么,每天怎么安排。父母太能干,会把孩子变得无能和脆弱。

  升旗仪式之时 多名学生瘫倒

  升旗仪式是中小学每周一的重要内容,整个升旗过程加上校领导讲话时间,总共需要站立30分钟。北京市多所公办学校老师称,这30分钟的升旗仪式却成了不少学生“难熬的时间”,头晕、恶心、呕吐、无法坚持站立的学生不在少数,足可以坐满操场后的两条长凳。要是学校组织大型集会,在操场站一两个小时,更会频繁出现学生不断晕倒的现象。

  此外,孩子的骨骼也越来越脆弱了,“骨折”这类多年前被视为全校大新闻的事情,在如今,成了学校里的家常便饭。

  学习好体育差 难当“市三好”

  天旭就读于东城区和平里四小,今年即将升入初中。面临升学考试,他最担心的不是学习成绩,而是跳远成绩。因为该项成绩不达标,依据“市三好生标准”,他无法从“准三好生”跨入“三好生”的行列。为此,天旭平时没少练习,但进步总是不够明显,这让他和他的家长分外着急。像天旭这样学习成绩好、体育不能达到“优秀”水平的学生不在少数。

  2009年下半年,北京市新出台的市三好生标准,犹如一枚炸弹,在北京中小学中掀起巨大波澜。根据新的市三好评选规定,市三好除了体育成绩为良好外,学生体质健康标准,必须达到优秀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