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F1车队年终大盘点—梅赛德斯奔驰车队篇(下)

  • 时间:
  • 浏览:50

  梅赛德斯今年最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场比赛毫无疑问是新加坡大奖赛。在新加坡站的胜利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汉密尔顿卓越的驾驶技术,但他的赛车上有一个隐藏的变化,这可能是他周末取得辉煌的关键。虽然法拉利有时拥有一辆速度很快的赛车,但很明显,曾经的弱点——轮胎管理是梅赛德斯在滨海湾赛道上的优势。对排位赛最快圈的分析显示,奔驰在最后一段中,在防止轮胎过热方面比法拉利做得好,并在那里赢得了关键的时间。

  汉密尔顿同时还能让自己的轮胎比赛巴斯蒂安-瓦特尔在比赛的第一次进站前所希望的时间更长,然后在第二次进站时将轮胎发挥出应有的速度。梅赛德斯车队首次使用了一种新的后轮毂设计,几乎可以肯定地说,它在从轮胎中提取更多能量方面取得了进步。

  轮毂设计概念的改变将足以改变轮胎橡胶性能的热熔特性,并最终改变W09赛车在赛场上的速度。在比赛中,车手们正努力阻止轮胎过热。在比赛周末之前,梅赛德斯技术人员Aldo Costa透露,车队最近几周的主要工作重点之一是控制后轮的温度。人们曾多次注意到,为了缓解这一问题区域,奔驰将后轮加热毯的更换时间提前到了前轮之前。Aldo Costa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认为,一般来说,弯角的表现是我们的优势所在,而在后轮温度的管理上,我们也在努力工作。我们计划在新加坡取得进展,为此我们将进行一些修改,因此我们在自身方面取得了进展,但我不能说这是否足够。”

  从在新加坡的表现来看,我们应该记得博塔斯也超过了莱科宁。不过,梅赛德斯并不仅仅关注新加坡站的轮胎温度。在空气动力学方面,W09对新加坡站周末的比赛调校进行了几次修正,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对其高下压力尾翼设计的优化。

  

  而俄罗斯大奖赛这场非常无聊的比赛结束之后,在比赛中发生的一件事情,使得这场比赛再次变得话题性十足。比赛第25圈,在周六的排位赛中获得杆位并且在周日正赛中顺利领跑的芬兰车手博塔斯接到来自车队领队托托-沃尔夫的明确指令,需要在13号弯角让过身后的队友汉密尔顿,以使得汉密尔顿能获得更加安全的领先位置,并且在比赛结束时依旧示意博塔斯不要尝试超越,保持当时的排名使得汉密尔顿能够继续拉开与法拉利车手瓦特尔在车手积分榜上的差距。这种极端明确的车队指令以及车队内部一二号车手的划分在赛后引起了轩然大波。其实这是一个非常简单,也非常明确的问题。但是处理好这个问题的前提,却是需要明确的认识车队的需要,和赛季的发展形势,再者,还要抛弃个人的情感和舆论的压力。

  首先,可以通过车队无线电确认的事情,就是沃尔夫在比赛中下达了两个明确的指令:1.要求博塔斯让过汉密尔顿;2.要求博塔斯和汉密尔顿保持以汉密尔顿领先的赛道顺序完赛。

  想要分析这次车队指令正确与否,就不得不提到一个很老套的说辞:最是无情帝王家。很明确,梅赛德斯奔驰车队这个所谓的“帝王之家”。梅赛德斯车队作为混动时代的王者,从2014赛季F1进入混动时代以来,称霸了所有车队总冠军,所有车手总冠军,没有一次例外。

  

  然而面随着近两年来,法拉利车队对于混动引擎的研究进一步深入,赛车设计部门的重组,梅赛德斯奔驰车队的W系列的赛车,无论在引擎动力上的优势,还是在空气动力学上的优势都在被法拉利车队的赛车一点一点的蚕食,甚至在上个赛季的比赛中,如果不是法拉利在亚洲赛季中连续三站比赛的意外崩盘,去年的车队总冠军和车手总冠军的归属依旧存在着巨大的问号。

  这种情况让梅赛德斯奔驰车队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2017赛季法拉利车队的表现给予了所有车迷和媒体打破梅赛德斯垄断的希望,法拉利也重整旗鼓,新赛季的法拉利赛车在澳大利亚和巴林顺利拿下连续两场分站赛的冠军,还在巴林、阿塞拜疆和中国站拿下连续三次杆位,这样的表现极大影响了梅赛德斯奔驰的统治地位。无疑,梅赛德斯车队在如此“岌岌可危”的情况下,明确了车队最需要什么。说起来俄罗斯大奖赛并不是梅赛德斯奔驰车队在这个赛季中第一次使用如此明确的车队指令。在夏休期前的德国大奖赛中,车队就向博塔斯下达了明确的车队指令,禁止同归任何方式尝试超过身前领跑全场的汉密尔顿,这同样使得原本就占据轮胎优势的博塔斯与分站冠军失之交臂。虽然这显得非常不近人情,然而最终的结果却使得车队十分满意,因为无论是车队积分榜还是车手积分榜,梅赛德斯都在赛后实现了对于法拉利车队的反超。

  

  赛后沃尔夫也表达了自己作为一个车队负责人,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做决定的思路:车队在连续多站内一直没办法以最佳的情况完成比赛,然而在瓦特尔失误退赛后,车队有机会保证能够以第一名和第二名的成绩完成比赛,车队就一定会下达如此的指令,更何况当时复杂的赛道情况和过度磨损的轮胎都不足以支持两位车手能够真正的在安全范围内进行缠斗,所以如此的车队指令才是车队真正需要做到的事情。

  再者,梅赛德斯奔驰车队在明确了车队需要什么之后,排除了所有个人感情。比如2017赛季的匈牙利大奖赛上,博塔斯跟在排名第二的莱科宁身后迟迟不能完成超越,并且考虑到领跑的瓦特尔的赛车在转向上出现了问题,很有可能完成超越莱科宁后就能够轻松超越瓦特尔,拿下分站冠军。在这种情况下,车队对博塔斯下达了“让过汉密尔顿,让汉密尔顿去尝试超越前面的莱科宁”的车队指令。

  而后在比赛结束前的最后一圈,汉密尔顿因为没能够完成对莱科宁的超越,也被车队要求“将位置归还给博塔斯”的指令。对于这次车队指令,沃尔夫明确的表示到,这不是赛季末期,车队会在比赛中做出尝试,但是不会主动的去干扰两个车手之间的公平竞争。沃尔夫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仿佛回想了当时做决定的时候的情况:“我整整一个小时都在考虑它,就像我去年在布达佩斯的时候那样,反复的斟酌。在布达佩斯,我们说如果汉密尔顿也不能超越莱科宁,那么我们就会把位置交换回来。但不得不说,那是赛季中期,而本站比赛发生在赛季的后期了。” 作为车迷,你可能很不喜欢这个论调,无论如何这样的车队指令都十分的另车手感到难堪,同样也太过于不近人情。然而如果尝试着站在沃尔夫和车队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就变得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截止到俄罗斯大奖赛结束,在车手积分榜上,汉密尔顿已经领先了排在第二名的瓦特尔50分之多,而不是在没有车队指令情况下的43分。这使得汉密尔顿在今年的车手总冠军争夺中占据着绝对的优势,甚至可以这么说,瓦特尔能够再重新拿下这个赛季的年度车手总冠军仅仅存在数字方面的可能性了。

  其实梅赛德斯奔驰并不是无法战胜的。在墨西哥大奖赛上。因为周五的两次自由练习赛中赛车多次出现了引擎过热的情况,梅赛德斯奔驰车队不得不考虑“保护引擎”。

  汉密尔顿和博塔斯在墨西哥站的周五练习赛中,并没有展现出梅赛德斯应有的竞争力,仅仅能够排名圈速榜的第七和第九,比起包揽了两次练习赛第一的维斯塔潘的红牛赛车,梅赛德斯的赛车的差距甚至最大拉开到了一秒。

  在周五的赛道表面温度非常高的情况下,几支车队正在努力从倍耐力的粉标最软胎中压榨出最多的性能,但梅赛德斯技术总监詹姆斯-阿里森(James Allison)透露了这场比赛的重点很可能是“如何良好地管理动力单元的负载情况”。高海拔的赛道特性导致了赛道表面的空气稀薄,不能够迅速的产生车队需要的冷却效能。阿里森提到:“这是一条非常独特的赛道,对底盘,动力装置,甚至冷却系统和轮胎都提出了极为特殊的要求。”在周五的大雨影响后梅赛德斯奔驰没能收集到足够的轮胎信息,这让他们在周日正赛中对于轮胎损耗摸不着头脑,汉密尔顿和博塔斯因为轮胎原因丢失了不少的速度也让他们丢失了不少的位置。

  

  F1传奇车手阿兰-普罗斯特(Alain Prost)认为,五冠王的成就让汉密尔顿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当代最好的车手,或者换个说法,英国人一定会成为全时期最伟大的车手之一,普罗斯特也对汉密尔顿的成就表达了极高的赞誉:“显而易见,拿多个世界冠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汉密尔顿总是在逼迫自己变得更强,这是汉密尔顿有史以来最好的赛季,但他甚至有可能做得更好。”

  即使他做得不是特别好,他也能够在比赛中拿下二三,而且他确实在排位赛中有着超强的能力。而车队也集全部的力量支持汉密尔顿,这对汉密尔顿的成功非常的重要。汉密尔顿是历史上最伟大的车手之一,这毫无疑问,但具体排在哪里还无从得知,但我可以确定的是他是当代最好的车手。维特尔赛季也不错,但这不足以支撑他来击败汉密尔顿奔驰的组合,因为德国人在错误的时间犯了致命的错误,比如德国和巴库,如果没有那两次致命的意外,维特尔可能领先30分,这会让他的争冠压力小很多,但一切都没能发生。在如此的情况下,汉密尔顿当然是难以被击败的,他毫无疑问是2018赛季围场中最好的车手。而汉密尔顿的前队友尼克-罗斯伯格(Nico Rosberg)也非常衷心地恭喜了英国人,他绝对值的今年的冠军,因为法拉利车队有竞争力更强的赛车。我觉得他完全可以瞄向舒马赫的记录,因为他至少跟梅赛德斯有两年合同,所以20场的胜利还是很有可能拿到的,成为历史第一的获胜场数车手会对汉密尔顿是一个很好的激励。

  

  在之后的巴西大奖赛上,梅赛德斯车队顶住压力由汉密尔顿再度拿下了一个分站冠军从而使得梅赛德斯奔驰车队拿下了2018赛季的车队总冠军,从而使得他们继法拉利之后本世纪第二支五连冠的车队,在最后一场阿布扎比大奖赛上在莱科宁的退赛的情况下,博塔斯遇到了轮胎问题最终以第五完赛错失年终第三位。

  虽然博塔斯已经获得了2019年的续约合同,但到目前为止,汉密尔顿在奔驰的那段时间一直给芬兰人蒙上阴影,他面临着一个不确定的长期未来,而埃斯特班-奥康(Esteban Ocon)正等着坐上自己的位置。

  在本赛季强劲的开局之后,随着2018年的结束,博塔斯已经和汉密尔顿存在较大差距。博塔斯告诉记者:“特别是现在的F1赛车,如果我想打败刘易斯,我需要提高自己在排位赛中的表现。他是一个很好的排位赛车手,如果他在比赛中领先,那么他总是占上风。排位赛的意义在于细节,很多东西需要结合在一起,所以我只需要继续处理所有细节。”

  博塔斯认为本赛季他和汉密尔顿之间的关系比从外界观察到的要近。他相信早期的遭遇,比如最后时刻的爆胎让他失去了阿塞拜疆大奖赛胜利,对他有很大的影响。博塔斯说:“今年上半年,运气并不对我有利。我认为在性能方面,我们已经很接近了,后来,当我们意识到我不再为冠军而战时,我们看到了不同的情况,比如俄罗斯。在一些领域我们很相似,在一些领域他更好,有时候我能占上风。总有一些弯角他跑得更快,但有些弯角我跑得更快。但很遗憾我们必须为汉密尔顿而战。”

  当被问及对于车队中已经有了一个潜在的替代者有何感想时,博塔斯回答说:“我并不担心,因为我知道自己的处境。车队知道我的能力。他们知道如果我继续以这样的速度发展,我将来能做什么。我知道如果我明年能实现车队的目标,那么后年的合同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随着新年的到来,2019赛季也很快就要开启。混动时代的五连冠意味着梅赛德斯成为了新一年场上压力最大的车队,而加冕五冠王的汉密尔顿和一整年颗粒无收的博塔斯也自然成了围场当中压力最大的两位车手。沃尔夫想要在2019年实现像法拉利在1999-2004年做到的六连冠的愿望,能够实现吗?